久久小说网
最新小说 | 小编推荐 | 返回简介页 | 返回首页
(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,鼠标滚轮控制速度)
选择背景色:
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浏览字体:[ 加大 ]   
字体颜色: 双击鼠标滚屏: (1最慢,10最快)
陛下是妻迷_分节阅读_第1节
小说作者:柔南   内容大小:470 KB  下载:陛下是妻迷txt下载   上传时间:2016-12-29 22:23:22

本书由(胭脂有毒)为您整理制作

===========

陛下是妻迷

作者:柔南

===========

☆、阿不

  青琼街是昆南城最繁华热闹的地方,夏时的气候再炎热也削减不了来往的人流与各摊头摊主的叫卖热情。

  灼人的日头下,一步伐轻盈的姑娘在繁闹间快速穿梭着。

  十七八岁的模样,明眸皓齿,小脸罕有的白净,不施粉黛的模样清丽脱俗。身着一袭冰蓝色对襟齐腰襦裙,披着同色开襟罩衫。一头柔顺的青丝随意的挽了个发髻,头上只插着一支简单的玉笄,微微有些发丝脱离束缚与她额际的碎发一起随着跑动迎风飘起。

  整个人如落入民间的天仙精灵一般,干净灵动的让人觉得闪眼,又忍不住频频侧目。

  如果忽略她左脸那道疤的话,无疑是个倾城绝色的姑娘。

  可惜没有如果,她就是昆南城有名的丑女,昆南首富容家大姑娘——容不霏。

  匆忙间,她绕开眼前慢逛的一对夫妇,抬眼却见一应该是装着酒酿的大板车迎面而来。

  她一双清澈如水的眸子顿时睁大。

  推大板车的壮汉也是慌了,快速紧紧的拉住两个把手,哪怕明知是来不及的。

  好在她一个利索的旋转,躲过了这不大不小的一劫。

  她站在大板车旁边拍了拍胸,劫后余生般深深的吐了一口气:“呼……还真是险啊!”

  “哪来的丫头?长眼没?”那壮汉压了压惊就抬头对着她大吼一声,引来周围不少目光。

  她转过身,抱歉的对他笑了下:“不好意思啊!”

  她见到大板车上的酒酿都因绑的够结实而并未有任何损失,又松了口气。

  那壮汉在她转过身看到她的脸后,脸上的怒气立刻消去,结巴的道了句:“没……没事……”言罢推着那一车酒酿赶紧走了。

  她见其如此也不奇怪,迈起步子继续跑了起来。

  一摆着摊子卖大桃的大妈看着容不霏越跑越远的背影,摇头叹气:“多好的一姑娘啊!”

  可惜毁容了。

  容不霏一路再无阻的跑到坐落于青琼街最中心,昆南城最大的青楼——彩倾楼门口站定。

  她稍顺了口气,大步走了进去。

  看她自然的模样,就知这地方对她来说是不新奇的,显然来的次数不少了。也就有些没见过她来的人指指点点。

  她左右瞧了瞧,很快扑捉到不远处那臃肿的身影,正在热情招呼客人的许妈妈。

  她走过去就问:“悦王妃来了吧?去哪一间房了?”

  许妈妈看到容不霏,不由翻了翻白眼,显然是不欢迎人家,又无可奈何。她抬起胖手随意指了下三楼的最右侧,没好气道:“喏,就在那间。”

  容不霏顺着其所指的方向看过去,歪着脑袋,眼里有了些疑惑。

  许妈妈知道她在想什么,没打算解释,就招呼着客人去别处了。

  容不霏也没多做纠结,快步朝右侧的楼梯走过去,沿着上了三楼,直奔许妈妈所指的那个方向。

  “水水!”她推开最右侧的门就喊了声。

  随着她的喊声落下,就响起了姑娘的惊叫声,伴随着男子粗鲁的骂声:“他奶奶的,谁打扰大爷的好事?”

  容不霏惊诧的目光迅速从床上正在办事的二人身上收回,扔下一句:“对不起,走错房间了。”就跑了,还不忘替他们关好门。

  她贴着墙壁呼了一口气,稍作思考后,移到隔壁的房间门口敲了敲,试探着喊了声:“水水?”

  “进来!”里头终于响起容不霏再熟悉不过的女声,柔媚动听中是掩饰不住的凶悍与霸气。

  她脸上一喜,推开门走进去关了门:“原来是这个房间啊!我刚才走错房间,打扰人家的好事了。”

  除容不霏之外,房间里有三个人,且全是女的。

  其中一个就是容不霏要找的人,悦王沈昀的正妃——水沂濪,容不霏见过的最漂亮最艳丽,也最泼辣的女子,她最好的闺友。

  水沂濪正坐在桌子旁,身着一身火红色牡丹刺绣广袖诃子裙,头挽朝天髻,插着镶红宝石流苏金步摇。无瑕的粉脸上是极勾人的眼眸、极勾人的红唇。身形哪怕因孕后期而肚子滚圆,也看的出其在孕前是何等的窈窕多姿。举手投足间,就算再凶悍,也掩不住那艳丽夺目的光华。

  长得本就妩媚,再一打扮的娇艳,无疑是会让人看到她就想起妖精两个字。

  纵使看的再多,容不霏也不由的晃了晃神。

  她去到桌子旁为自己倒了杯水喝下。

  水沂濪侧头看到她满头大汗,眉头微皱:“你这丫头又是干了什么呢?”

  容不霏放下杯子,咧嘴笑了下:“为了找你,我从容家一路跑到这里的啊!”

  “跑什么?有急事?”

  “眼看着我奶奶的大寿要到了,你们悦王府的人有成果吗?可打听到哪里有不错寿礼可入手?”

  水沂濪闻言瞪了她一眼:“这值得你跑成这满头大汗的熊样?”

  “我减肥!”

  水沂濪直接给了她一个暴栗,无视她的痛呼,骂道:“瘦的跟个竹竿一样,还减肥?坐远点,臭死了。”

  容不霏摸了摸自己那吃了暴栗的脑门,极没形象的对着自己两边腋下闻了闻,嘀咕着:“哪里臭嘛!这是香汗淋淋,该是香的。”

  “去去去……待会跟你说。”

  水沂濪转而眸色冷冽的看着对面床上那缩在角落的青楼姑娘,喝道:“喝不喝?”

  那姑娘跪着磕了嗑头,美眸含泪,可怜兮兮道:“王爷说过,阿梨可以不用喝药的,求王妃成全。”

  水沂濪冷笑:“王爷素来如此,哄起姑娘来,什么都能说的出来。我这个做妻子的自是再清楚不过。他能答应你这个,不过是因知我不会留任何漏网之鱼,让其他女子怀上他的孩子。妄想飞上枝头的女人可不少,你以为你算哪根葱?”

  容不霏随意的瞄到床上的那一抹红,道:“是个雏儿啊!”

  对于水沂濪绝无遗漏的向沈昀有过的女子送药这茬事,她早已见怪不怪。自她两年前来到昆南城认识水沂濪开始,就见其一直不断的给各路姑娘以及悦王府的各院侍妾送药。

  水沂濪瞪了打岔的容不霏一眼:“那是当然,昀哥哥再风流也不会要不干净的姑娘。”

  容不霏:“……”

  这语气……

  水沂濪懒得与这叫阿梨的青楼姑娘墨迹,吩咐身后的婢女:“五儿,直接灌给她喝。”

  “是!”五儿应下,端着手上的避孕汤朝阿梨走去。

  “不要,不要……”阿梨起身想逃,却被五儿单手制住,任凭她如何挣扎也无用。

  水沂濪领在身边送药的丫头岂会简单,五儿不仅长的五大三粗,也确实是有些功夫的。

  像阿梨这种娇滴滴的姑娘只能被逼着将汤药吞进了七七八八。

  容不霏撇去心头的同情,看着这彩倾楼算普通的房间,不解的问水沂濪:“你家王爷怎会在这种房间?”

  对于一个亲王来说,就算是泡青楼,也不该待这里,多寒酸啊!

  水沂濪也抬头再环视一番这个房间:“大概是图个新鲜吧!”

  记得八年前,十二岁的她刚入悦王府跟在沈昀身边时,她是直接跟在他屁股后面不断阻挠他跟任何女人搞在一起的,哪怕是他的侍妾,她都会搞尽破坏。以至于他每次有女人时,都是换地方的。府里换不同院子的侍妾,青楼换不同的房间。哪怕后来他忍无可忍训了她一顿,让她改成退而求其次的只是给那些女人送药后,他也没有改掉这个习惯,不过还从没换过这么普通的大堂里的房间。

  就像她所想的,他这次大概是真的图个新鲜吧!

  容不霏见到水沂濪隐隐有些出神的模样,便知其是想到过去的事儿,她正欲抓住机会八卦八卦一下。

  这时外头突然响起女子的惊叫声,还有声音小一点的另一女子的惊叫声,伴随着容不霏觉得熟悉的怒骂声:“奶奶个熊的,又是哪个不长眼的?”

  容不霏眨了眨眼,扑哧笑了起来:“那大汉又被人打断了,我去看看。”

  水沂濪看了眼被灌过汤药,正趴在床上哭的阿梨,冷道:“下次记得自觉些,也无需闹的这么难看。”

  言罢她在五儿的搀扶下起身也走了出去。

  容不霏出去就看到熟悉的人,她妹妹容瑶瑶的闺友——乔小娴。

  乔小娴此刻正被一年长些的青楼姑娘拉在一旁盘问着:“你这丫头是打哪来的?”

  隔壁那门大概是被这姑娘匆忙关好的,还能听到里头越来越小的骂骂咧咧的声音。

  乔小娴哪里见过那种画面,一张小脸涨的通红,看到容不霏后,才指着她结结巴巴道:“我……我来……我来找她的,她是我闺友的姐姐。”

  水沂濪看到乔小娴,鄙夷的冷笑了下,对容不霏道:“我说你干嘛跑的满头大汗呢!原来是躲这丫头啊!”

  她走到乔小娴跟前,抚着大肚子睨着人家:“怎么?又想打探我们家阿不送容老太太什么寿礼的事儿?好又偷去给容瑶瑶?”

  这彩倾楼几乎所有的姑娘都知道水沂濪的身份,那本想盘问乔小娴的姑娘见这茬事与她有关,便就不敢插手,默默的退下了。

  乔小娴本就是来偷听话的,好不容易成功跟随容不霏来到这儿,却不想不小心打开了隔壁那间没锁的房间。

  那画面可把她吓的不清,想想就不由面红耳赤。

  如今被逮个正着,正脸对容不霏与水沂濪二人,她更是觉得难堪,却还是嘴硬道:“我是来找容霏霏的,瑶瑶有事找她。”

  “行了行了……你赶紧走吧!”容不霏看见乔小娴就头疼,也不想听其唧唧歪歪说一些没用的东西。“反正你说的话,我们不会信,何必多费口舌?与你说话真是多余。”

  “你……”被这么不给面子,乔小娴气的不轻,她狠狠一跺脚,努道:“我还不想与你这个丑八怪说话呢!”说着转身就跑了。

  “哎呀……你!”有人对容不霏进行人身攻击,水沂濪可不干,她捋了捋袖子,插腰对着乔小娴的背影骂道:“小蹄子当着本王妃的面骂我们家阿不,下次遇见,我绝对揍你。”

  对于被骂丑八怪的本尊容不霏,她似乎完全不介意被这么骂,亦或是被骂习惯了。

  她此刻正好奇的朝隔壁房间的门边挪去,贴着门听到里头的声音,她不由的暗叹:这样都能进行下去?好兴致!

  水沂濪转身就看到容不霏这副不要脸的样子,无语的抽了下嘴角,迈步就走了过去:“好奇就大胆的看看。”

  随着她的话落下时,门刚好被她推开。

  毫无意外的,又是女人的惊叫声伴随着男人的怒骂声响起。

本文每页显示100行  共135页  当前第1
返回章节列表页    首页  1/135  →  下一页    尾页  转到:
小提示:如您觉着本文好看,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←或→快捷地打开上一页、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。
也可下载陛下是妻迷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,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!遇到空白章节或是缺章乱码等请报告错误,谢谢!